首 页 最新动态 各界反应 图片资料 相关报道 专家评论 老人生平 相关专题 老人论坛 English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各界反应
站内搜索:
  香河老人展室展板照片 12-15  
  香河老人故居简介 12-15  
  香河老人展室资料 12-14  
  故居行车路线与联系方法 12-14  
  论坛开通 10-07  
周凤臣老人情况简介(English) 7130  
香河老人全身舍利及生平简介 5419  
媒体对香河老人早期新闻报道 3345  
肉身存世,五载不朽(1997.11) 2985  
香河老人新闻专稿(一~四) 2941  
“香河老人专题网”联系方法 2247  
“1995香河研讨会”专家发言 1929  
“2017香河研讨会”交流文集 1366  
发表日期:2015年5月23日   出处:博客      已经有4760位读者读过此文

周凤臣老居士(香河老人)留给世界的人体之谜

 

 

周凤臣老居士(香河老人)留给世界的人体之谜

 
闲在居士的博客    (2015-04-18 09:32:42)
 
 
 


整理:光 音

 

       周凤臣老居士(香河老人),享年八十八岁,不经任何措施,自然条件下肉身不腐,琉璃化,十多年无异。周凤臣老人的遗体历经严寒酷暑的考验,在自然条件下存放。盛夏室温高达34℃,相对湿度可高达90%;冬季室温则降至零度,老人遗体不受影响,至今完好。

       1994年3月2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1994年4 月8日《人民日报》,《新民晚报》,《人民公安报》,最近北京电视台等多家传媒均对此作了报导。也有很多专家学者对这一特意现象作了调查和评论。(详情参看主页)

       周凤臣老人于1905年11月2日出生在香河县淑阳镇,1992年11月24日在北京长子家中停止呼吸。             


       周凤臣老人的娘家周姓是香河县大户人家,祖上异人辈出。父亲是晚清科举官吏。她自幼天资灵慧,心地善良。由于自己饱受病苦折磨,并目睹百姓生老病死,挣扎于水火之中,便从小立志学医,拯救一方众生。无奈是个女儿家,圉于封建礼教,竟不得读书识字,更难得接触医学。20岁时在本镇成婚。

       据老人长子杨守德回忆,老人年轻时曾央求丈夫将一位身怀绝技的修行人请到家中,向她讨教治疗臆病邪病、小儿惊风和农村各种常见病的方法。周凤臣老人心有灵犀一点通,过耳不忘,尽得其真传,再加上自己潜心修持,慢慢掌握了特殊诊疗技能,遇有乡亲们染有沉疴,久治不愈,老人只要上手,便能手到病除,而且用药简单,大都是庄稼院里常见的黑豆、桃树枝、草木灰等等。治疗小儿疾病,同样是药店卖的小儿药品,经她吩咐,服下后即有特效,令人不可思议。老人常年治病救人,积德行善,有求必应,渐渐声名远播,连很远的渠口镇都有人来求医问药。对于有病的人,即使别人不来求她的,她知道后也会到人家里去给人医治,而且她给谁治好了病,从来不跟家里人讲,都是乡亲们后来自己谈起,家中人才知道。             



       她一生治愈的病人不计其数,自己却饱受病痛折磨。她38岁时大病一场。后来老人的一位舅妈采用民间疗法为其去疾,并劝其从此素食斋戒。从那以后,严格修持,坚持茹素,不沾荤腥,直至临终,半个世纪之久,从未动摇。

       在文革期间,由于老人烧香敬佛,诊病治病,她也受到了攻击,抄家,不准再给人治病。家中值钱的东西都给抄走了,但老居士却把一瓶给小孩治病的白蜂蜜设法保存了。虽然不让她再给人治病,但她还是坚持给人医治,白天不准看就叫乡亲们晚上来。她说哪怕让她第二天就活不成,别人有病,她也得给人治。老居士给人治病,从不图报酬,别人给她,她也不收,最多只取一些水果之类的东西拿来供佛。白天,村里派人在家里监视,老人就趁夜深人静时躲着外人烧香。大年三十有人监视到半夜零点,老人等他们走后,仔细关好门窗虔心拜佛。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老人没有向厄运低头,而是坚持修行不辍,从未间断过一天。                                



      老居士七六年随长孙来到北京居住。直到80岁高龄,不慎滑倒扭伤左脚,方才卸下繁重的家务重担。那年冬天,老人右手突然溃烂,流脓流血,指甲全部脱落,疼得老人彻夜难眠,长达一个月之久,在医院无法医治的情况下,老人自己用草药敷治,又经一个月方好。但以后右手失去活动能力两年多,吃饭都无法拿筷子? 到了晚年,老人仍一丝不苟地坚持每日三餐前供奉佛菩萨。她行走不便,就扶着窗台、桌子一步一挪地到佛前焚香。实在动不了时,老人就在床上点燃三支香,唤来三岁的曾外孙女,帮自己把香献到佛前。逢到有人送来新鲜水果点心,哪怕几个小枣儿,老人也要先供了佛以后再食用。

       秋冬时节,老人身体格外虚弱,儿女们从营养上考虑,屡劝老人吃些鸡蛋等物。可是老人仍不改初衷,告诫晚辈:“人要贪吃荤腥,吃一口还一口。”               



       周凤臣老人作为-位普通的农家妇女,虽读不懂儒释道诸般学说大经大论,但她以一颗诚敬之心面对天地,以一颗慈悲之心面对人生,感悟到世间善恶因果的本质规律和人生的基本法则。她不仅自己持戒精严,还以各种方式教化后人。她的后辈儿孙只要提起老人,就想起她经常挂在口头的五条做人标准:

第一,走到天边,口要对着心,心眼儿要放在正地方;

第二,遇事多替别人着想,不要光想着自己;

第三,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第四,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走,不要把它看得太重;

第五,一个人做好事有人知道,做坏事也有人知道,最终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长孙杨学强和小孙杨学顺记得,上小学时,老人每天都早早叫他们起来,到学校去打扫教室、擦桌椅、生炉子。两人常年坚持,养成习惯,班级的好人好事本上,小哥俩儿的名字总是排在第一名。班上的同学有病,老人知道以后,就打发他们去家里看望,帮助补习功课,以养成助人为乐的好风尚。村里有一个同学,家里十分贫困,中午经常吃不上饭。杨学强见了,心里不忍,中午回家吃完饭,再拿上一块玉米饼子偷偷送给他吃。老人知道后也默默赞许。

      老人七六年随长孙来到北京居住。直到80岁高龄,不慎滑倒扭伤脚,方才卸下繁重的家务。那年冬天,她右手突然溃烂,流脓流血,指甲全部脱落,疼得老人彻夜难眠,长达一个月之久,在医院无法医治的情况下,她自己用草药敷治,又经一个月方好。但以后右手失去活动能力两年多,吃饭都无法拿筷子? 到了晚年,老人仍一丝不苟地坚持每日三餐前供奉佛菩萨。她行走不便,就扶着窗台、桌子一步一挪地到佛前焚香。实在动不了时,就在床上点燃三支香,唤来三岁的曾外孙女,帮自己把香献到佛前。逢到有人送来新鲜水果点心,哪怕几个小枣儿,老人也要先供了佛以后再食用。

       秋冬时节,老人身体格外虚弱,儿女们从营养上考虑,屡劝老人吃些鸡蛋等物,可是老人仍不改初衷,告诫晚辈:“人要贪吃荤腥,吃一口还一口。”

       据家人和乡亲们回忆,周凤臣老人到了晚年,已经具备了很强的特异感知功能。                   


       周凤臣老人去北京居住以后,乡亲们逢去北京办事,大都去看望老人。往往客人一进门,老人就道出来人到北京做什么事,同行有几个人等等,分毫不差。要是谁请老人看病,她也预先知道,先道出病情,再拿出早已各好的药,使来人大惑不解。

       据老人的子孙回忆,老居士虽然八十多岁了,但思路一直非常清晰,在她要往生之前的时候,曾安排搞过一次卫生,吩咐她的女儿擦地板,不用拖把拖,而是手拿抹布蹲在地上擦。她的女儿在以前腿上有老病,但自擦过地板后就不治而愈了;老人往生前,有二十多人看到一二里远的西方上空有几个红红的火球在燃烧著,(包括家人和外边人)有人看到的是三个,有人看到的是四个,大小也各自看到的不同,但都同时看到了。

       对于老人许多奇怪的事情,老人的小孙子要把它记录下来,老居士在另一个房间都知道,告诉他不要写,以后有人会写的,老人的孙子没有听,但写著圆珠笔的笔芯却突然不翼而飞,大家无不惊奇。

       1983年夏季的一天,二孙女杨淑丽中午放学时没回家。不一会儿,有位同学风风火火跑来报信,说杨淑丽让大汽车给撞了。家里人立刻着了慌。老人却根本没着急,好象事先知道要发生这件事一样告诉家人说:“你们都踏实住唆,淑丽没事,她一会儿就回来了。”果然,下午两点多钟,一位司机陪杨淑丽走回家来。这位肇事的司机心有余悸地说:“撞上孩子以后,我心想这下完了,就看见一团气裹着孩子滚出十几米远。我刹住车,抱起孩子赶紧往医院跑,一检查,内伤外伤一点也没有。”

       杨淑丽自己说:“汽车撞过来,我像飞起来一样,摔出去老远,爬起来哪也不疼,我想回来,叔叔不答应,非拉、我去医院检查。”

       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周凤臣老人何以知晓会化险为夷,将永远是个谜了。长孙杨学强也遭遇过危及生命的灾祸,当时奇迹般地死里逃生,大概也只有老人自己知道个中奥秘了。             



       早在1985年春天,她就对四女儿杨秀华说:“我呀,已经修成了,我是个肉身了。”后来的几年里,她还多次向其他女儿、外孙、孙儿们提起或暗示此事。当时家人未解其意,只当是老人年岁大了,没把这些话当真。

       1992年11月,老人在弥留之际,又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的事大着呢,不但让香河县知道,还要让全中国知道,最后让全世界都知道。”20多位晚辈家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老人的话。直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才使家人恍然大悟。

       周凤臣老人对自己遗体最后回家乡安置,可以说是早做了一番长期打算。

       现在家中安置老人的土房,是1963年春天由老人亲手操办盖起采的。当初,生产队在村东头给老人安排了房基地,可她却看好了这块地方。那时,这里是村里老张家的旧房。老人不惜用五间房的新木料换了过来。1976年去北京长子家中居住,临走前,给两个儿子分家,把家里五间房分成两份,每个儿子各两间半。长孙劝老人:“咱全家都去北京,还要这两间旧房给谁住?”老人笑道:“这你不懂!”

       以后每逢家里修房,老人都要长孙寄一部分修缮费回去。1989年9月,老人听说次子杨守玉要翻盖全部旧房,就专程赶回去,给两个儿子重新补办了分房手续。在老人执意劝说下,杨守玉只好扒掉属于自己的两间半旧房重新翻建。属于长子杨守德的两间半土房,仍保持原貌空在那里。如今,这处土房为安置和保护老人遗体派上了大用场。1993年5月,人体科学专家们考察之初就指出,保存老人遗体的最佳环境就是农村的土房土炕。当专家们了解到老人为这两间半旧房所做的一系列安排之后,莫不由衷赞叹。

       1992年11月,88岁高龄的周凤臣老人,在停止呼吸前的半个多月时间里,为自己遗体不腐做了充分的生理和心理准备。从禁食、呕吐、排泄、咳痰到净口净身,整个过程有条不紊,让家人目睹了老人的神奇功能和超常的环境变化。

       11月6日,老人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咳嗽不止,拒绝进食,经香河县医院检查,诊断为急性肺炎并住院进行治疗。住院期间,老人多次出现异常呕吐,有时喝一口水能吐出一碗呕吐物,里面有红色蝌蚪状的东西和黑色小米粒状的硬物。

       11月10日,老人强烈要求回家,儿女坚决不同意出院。老人说:“你们再不让我回家,我就让你们后悔!”儿女仍不同意。老人当时脉搏和心跳都停止下来,呈现严重休克状态。儿女们吓慌了,哭叫着答应老人回家。老人立即回应一声,呼吸、心跳、神智又恢复正常,令人惊异的是,老人竟然能控制自己的心跳和意识。

       中午,老人被接回家中。回家以后,身体虚弱到极点,但老人神智始终清醒。第二天老人身体情况有所缓解,家人又开始对老人进行输液治疗。到15日,老人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并要求进食。从此时起,老人饮食习惯发生巨大变化,由以前怕凉,一下子变为怕热,家人只好给她吃凉饭,喝凉水。在9天未进食未排便情况下,15日上午,老人出现了异常排便。此次排便呈喷涌状,量大粘稠.颜色为棕褐色。以后直到老人停止呼吸,每天都大量排便,量特别大,而且也是各种颜色的都有。到最后,连一种油质的东西也排了出来。真不知这么多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11月20日夜里零点,老人安排家人护送自己离开香河回北京。

       11月24日22时45分,老人自己拔掉氧气管说:“我要睡觉了,不需要它了。”随后安祥地合了双眼,停止了呼吸和心跳。老人停止呼吸以后,24小时体温不降,一周后肢体仍柔软如常。据说老人死了以后,家人曾要把肉身埋了,但是老人托梦给她在外地当兵大孙子,说她还没有死,于是闹了一场家庭风波,最后肉身才得以保存。以后连续几个月里,老人遗体在常温常压下自然脱水、脱脂,包括盛夏酷暑季节,此过程仍不间断。                                   


       老人停止呼吸前后所显现的一系特异,现代科学也无法做出解释。

       老人长孙杨先生说,在老人停止呼吸的时候,他们根本还不知道什么叫肉身。直到老人往生的第十五天,他上班后到一个同事家去聊天,看到桌上有一大摞报纸,顺手拿起一张,就看到一则报导九华山大兴和尚肉身的报导,你说奇不奇?他一看这报导所载和他奶奶的情况很相似,就赶快拿回家里给家人看,于是才知道老人可能变成肉身了。他们就想把老人的身体保存下来。杨先生就去广化寺找怡学法师。跟他说起这事。法师对他说,老居士留下这肉身,就是给世人留下一个生动活泼的修行榜样,要好好保护,佛教团体的力量太小,应该借助科学部门的力量。后来他又去找中国人体科学研究院,人科院派了一位一级教授带队前往,了老人遗体后,特别激动地说,在二十世纪的末期我们中国能出现这样一位老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之后,人科院就下达了保护老人肉身的通知。杨先生在当天早晨做了个梦,梦中奶奶对他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办我的事就不用再偷偷摸摸了。人科院就是在那天中午派人去的。

       随后,专家们在老人家乡,对她的生平事迹进行了长达月余的深入调查,了解到许多涉及生命科学的宝贵资料。专家们吃惊地发现,老人对自己最后归宿和遗体存世等事情早已了然于胸,并做了相应安排。
在老居士往生后一个月左右的时候,老人的女儿和杨先生的两位同事无意中用手触摸了老人的身体,手上就沾上了一股香味。这种香不是一般化妆品的香,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幽幽清香,一直延续了一个月,洗都洗不掉;老居士的肉身已经历了十多春秋的严寒酷暑,一点也没有腐化的现象。

       老人头上额角有两处硬币般大小痕迹,是亲属在她往生不久脱水时不慎被擦破了皮,但细菌也未能感染,直到后来自动愈合了。

       历史上著名的肉身菩萨为数不少,佛家称为金刚琉璃身。藏地就有十数万大成就者肉身化虹光消失,或只留发甲,或不腐肉身缩小到几寸。但是现代人爱用“科学“来解释成“特殊条件“下的“偶然“结果,甚至斥为“迷信“。可是香河老人在家中没有任何措施的条件下不但不腐坏,反而琉璃化,整个过程经受了很多专家学者的检验,而且在生前多次预示有此成就及归期。这一切难道也是偶然?

       老人一生精于修持,这许多的神变,对很多人来说确实不可思议,难以相信的,他们可能会怀疑其真实性,即使有人相信,也会觉得这只不过是某种偶然罢了。可是不曾肯去了解,其实佛法就是实证的科学,无数的梵行者何尝不是一次次示现了佛法的真实,只是末法时代的众生当真难以调伏,甚至丝毫不去肯研究就说成是“迷信“。

       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既无高深的养生理论,又无惊天动地的功业,仅于细行小事中谨慎行持,于滚滚红尘中清净六根,贫困艰辛不移其志,厄运磨难不改初衷,以一病弱之躯,竟得以成就如此辉煌的生命奇迹。

       林则徐曰:“应以国事为家事,能尽人心即佛心!”诚如斯言!

       周老居士以她生前的身体力行和往生后的奇迹,感化了她的长孙,少校军官--杨学强先生。此后,杨先生已经开始学习佛法了。杨先生深为感慨地对我们说:以前老奶奶跟我们讲她的那套理论时,我常跟她老人家顶嘴,对她说,您知道什么呀,老人顶多只是掉掉泪,对我们说:“我现在也说不服你,总会教你明白的。其实,我闭著眼睛都比你们睁著眼明白!“现在我才知道老人家是比我们明白,以前只怪我太幼稚。

       如果人们都像老人一样,时刻弘扬善念,护持善行,我们的世界将变成怎样?这种“善“就是各种正信宗教的核心,对善的信仰会改变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世界。

  

                                                           阿弥陀佛

                                                        再拜香河老居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3a68a0102vihq.html

 

 

 


搜狐网 新华网 中国青年报 光明日报 人民日报 香河县政府 待加入 待加入 待加入 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周凤臣家人 2005-2010  地址:河北省香河县淑阳镇胡庄子村 邮编:065400
联系电话:0316-8266710  电子信箱:xianghelaoren@tom.com   QQ:1227159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