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最新动态 各界反应 图片资料 相关报道 专家评论 老人生平 相关专题 老人论坛 English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相关专题
站内搜索:
  香河老人展室展板照片 12-15  
  香河老人故居简介 12-15  
  香河老人展室资料 12-14  
  故居行车路线与联系方法 12-14  
  论坛开通 10-07  
周凤臣老人情况简介(English) 7235  
香河老人全身舍利及生平简介 5545  
媒体对香河老人早期新闻报道 3411  
肉身存世,五载不朽(1997.11) 3044  
香河老人新闻专稿(一~四) 3034  
“香河老人专题网”联系方法 2316  
“1995香河研讨会”专家发言 2005  
“2017香河研讨会”交流文集 1434  
发表日期:2017年11月20日   出处:会务组      已经有2005位读者读过此文

“1995香河研讨会”专家发言

 

 

“1995香河老人生命现象研讨会”专家发言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会议代表(左起):杨学强、傅正泰、陆锦川、徐怀中、程霆

 

陆锦川(中华炎黄研究会理事、太极专业委员会主任):香河老人这种事,确实是值得我们研究的一件大事,尽管佛道两家在传统上都确有其人,但历来都是以宗教形式出现的。象这样一个平常的农村妇女,这样一个很平常的人,能够“成道”,还是第一个。我认为,香河老人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她既不是佛家也不是道家,她虽然信神,但是个泛神论者,什么神都相信,都崇拜,但是她没有归入佛教或道教。曾经有人问过我,既然她既不是佛也不是道,那怎么会成为“金刚不坏身”呢?当时我就回答,当年释迦牟尼和老子就没有参加佛教和道教,也就是说,释迦牟尼成佛前不是因为参加佛教、老子当年成道,不是因为他参加了道教。所以,成道是一个自然无为的事,并不是一定要加入宗教。所以,香河老人不是宗教可以理解。二是由于中国封建社会的特征,重男轻女,历史上是男人的事,我们历代看到的佛菩萨,除极少数是女性外,象我们供奉的观音,观音实际上是男身而不是女身。近代的时候有个孙波,她是个女性,在传统上,八仙姑何仙姑是女性,总的来说不多。香河老人既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又不是佛家也不是道家,而且又是个女性。三是她产生于现代社会,过去历来讲修仙学道,似乎都要进入深山、出家,进入一个相当的境界。香河老人给我们提示了一点,在日常生活中,平常就是道。所以说,香河老人具有这样几个特征后,她的价值就不同凡响。

中国的“肉身”不少,从唐代高僧慧能大师,到近代九华山僧人,肉身都留下了,但他们都是以宗教形式出现的,或者说,以宗教的方式来实现的。如九华山僧人死后,就放在一个缸里面,缸下面是空的,用木头做一个架子,缸底下放石灰,人放在上面,然后把缸封起来,这是做肉身的方法。石灰通过人体的水液往下流后产生热量,将上面的封闭状态下的肉身蒸干。这种形式在客观状态下是人为做的。而香河老人是自然形成的,直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半点人为的痕迹。这个价值就不同一般了。相传当年慧能大师也是没有经过做的,他打坐后一直保留到现在,距今已有1300多年。他的肉身目前存放在南华寺,说明这里面有很多道理。原来人们总以为这是佛、道两家的事,好像不是宗教就不行,但这次突破了,一个很平常的农村妇女,她居然在自然无为的境态里成就了道。这对现代社会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给我们提示了几个问题。

第一,我们人类确还有许多秘密存在,需要我们探索。佛、道两家的传统,并不是完全都是封建迷信,特别是人体这一部分,值得我们探索。因为我是直接练修为的,我的亲身体会,人体具有很多奥秘,很多东西我们还没有突破,而香河老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实在的、很真实的存在,这也是老人的心愿。 

我在研究这一问题时,有关方面向我提了一些问题,我做了解答,其中有几个问题,一是木乃伊与香河肉身有什么差别,这是个关键问题。汉代古尸出土后还存在,还没有腐烂,如果说肉身不腐算不了什么,中国有,外国也有,那么木乃伊与香河肉身的差别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有三点。第一点,木乃伊产生环境是人为的,或自然之中人为的,木乃伊产生必须是在自然的、封闭的、空气不流通的石灰崖里,水份慢慢蒸干,在干燥的环境里保存下来,它接近阳光后,马上变黑,而且有臭味。我们看到的香河老人,没有这些客观环境,也不需要这些,她完全是自在的,自己排水份,自己达到这样的境界。第二点,香河老人颜色是红润的。第三点,没有臭味。这三点足以证明,木乃伊与肉身是完全不同的。肉身颜色明亮,木乃伊是黑的。二是肉身有透光度,木乃伊没有透光;三是肉身有特殊香味;四是气感不一样,肉身具有一种圣气,与天地之气是一体的。保存不一样,木乃伊如果保存不好会马上坏掉,而肉身不需要保存,慧能的肉身在南华寺一直很好,具有不同凡响的价值。还有两个,一个是丹田祖师,一个是憨山大师,这两个是明代的。而香河老人是近代发现的一个普通的人,其价值不同于慧能大师。

另一个问题,肉身既然是有形,那么她为什么不腐化,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因为许多佛、道两家的内涵,科学界不能承认,只有通过举例来说明。物质是要坏的,只要是有形的独立体,就要坏。但是一个物体如果让它回归大地,就不会坏。海水、河水,只要是流动的水就不会臭。如将水装在独立的器皿中,就会变臭。大地的土是活的,如将一块土悬在空中,它就会枯死,因为它的气散了,天地有一种生气,生气断了就会死。香河老人的肉身与天地是一起的,天地的生气对她照样起作用,所以她的肉身永远不会腐烂。她能与天地共存。这是一个气场问题,如果人的气场与天地一体了,就达到了生生不灭的境界,香河老人的肉身能保存多久,这就要看自然条件,如果自然条件发生巨大变化,比如热得大地都要干枯,那么肉身也会干枯。天地只要正常,肉身就不会变。再一个就是社会变了,如果社会上的各方面对她有影响,如各种各样的污染。保护香河老人,一定要注意保护老人所处的自然环境,保护老人所处的完好“场”,使她保存在一个自然稳定的状态。

最后我讲一下品味。佛、道两家的修为,分很多等阶,在香河老人这个等阶,肉身在道教上叫做“紫金琼玉身”,佛家叫做“金刚琉璃体”,“紫金”、“金刚”是不坏的,“琼玉”、“琉璃”是透明的,她的果位就是“紫金琼玉身”。佛、道两家尽管是宗教,它跟修为有关系,但人类的修为与佛、道宗教没有关系。人类在突破人体奥秘的时候,还应发现人类生命中还有很多奥秘值得我们去探索。不要一言以蔽之的认为是封建迷信,盲目的信是一种迷信,盲目的不信,也是一种迷信。我看到一则报道,陕西有个圆兆法师,是个女的,一百多岁了,最后临圆寂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我要把我的心留给人世间,证金刚法”,最后,徒弟们将她焚烧了,在骨灰里保存了一颗完整的心,已经烧成玉石。所以说,佛、道两家进入相当的境界以后,确实能做到把身体的全部或某一个部分留下,让人们看看,肉身留下来永远不会坏的,它的颜色与香河老人是一模一样的,就是紫金色透明的琼玉体。可见有很多内涵。   

 

王德文(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教授):老人遗体脱油现象没有了,脱水也差不多了,更有利于长久地保存。国家大的环境、单位、县委都创造了有利条件,这对于老人的保存都有利,都有研究价值,老人出现的这种现象,在中国北方大地上是一个很难理解的现象。我感到很宝贵的一条,就是启发我们探讨一些问题。老人去世三年,遗体目前叫“肉身”,“肉身”是佛教的概念,我们从病理的状态很难理解,不叫“肉身,病理没有这个概念。

老人遗体保存这么好,我觉得是个综合因素造成的。一是当时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特定的身体内在条件。一般说,人死后,人的胰腺、肝、脾、肠在几个小时就会出现自溶现象,当时老人是在1124日去世的,气候比较干燥,家庭环境比较干净,从自身的条件来说,老人去世前九天不吃不喝,大量呕吐、腹泻、咳痰,咳出大量异物,将体内细菌排除体外,另外老人非常消瘦,脱水也很厉害,为老人遗体保存创造了良好的条件,这是肉身的生理条件。当然,刚才陆先生讲的还有我们不认识的按佛教、道教达到一定境界,是否有这种因素,就不太好理解了。所以我觉得从我们医学生物学角度还主要从外因、内因等综合因素使老人保存这么多年。老人遗体确与木乃伊不一样。另外,新疆戈壁滩那样的条件下,两小时动物就很干燥了,永久保存都没问题,而在北方这样的环境下,我同意刚才陆先生讲的三点。老人的肉身,有长期观察、研究、探索的必要和价值。我有几个建议,一是加强监视,室内环境、温度、湿度、水、细菌等,做详细的记录,在若干年后就可以提供更广泛的数据。二是做一些肌体结构变化的检查。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古尸,就进行过23个学科的检查。对老人加强多学科的检查,除了气功学科、医学学科做出检查。保存三年、十年以后,她的结构还很完整,那就从一个方面还是有意义的。三是千方百计防止自然人为地损害遗体,我觉得可以对老人遗体做一些防腐处理,对遗体进行B超、X光等无伤性检查,了解内脏器官的结构变化,进行对比,深入研究。四是进行多学科的会诊和专题研讨,共同把老人的工作做好,香河老人是有研究价值的。

 

李国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教授):从医学角度看,香河老人这种死亡现象与我们见到的一般死亡现象不一样。遗体保存很好、很完整,没有腐败,这是最主要的特点。另外,香河老人的身体长时间处于很柔软的状态,没有发硬的现象。我同意王教授的意见,可以进行无损伤性检查,CTB超、X光,补充必要资料。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其自然规律在医学上还有很多问题认识不清楚,需要更充实的资料进行更科学的解释。

 

李之楠(中国气功科学研究院秘书长):我不是作为专家、学者,而是作为修炼气功的人,来谈谈我个人一些很片面甚至错误的观点。同样,我也不是从宗教角度来讲,也不是从自然科学角度来谈对香河老人的一些看法,可能不对,请专家批评指正。

三年前,我在火车上看报纸得到这件报道,我当时的第一感受,香河老人是一个有大德的人,是一个人瑞,是不平凡的人,包括她的祖辈是有大德的人。第二感受,她是修炼者,是修持者,修行者,修为者,她是修炼气功的,她这种不腐、不朽的现象,与修炼有关,与修德有关。第三感受,这件事反映的不仅仅是一个奇迹,超自然现象,她在旧世纪结束、新世纪来临的世纪之交出现,在靠近北京的香河出现,都有她的必然因素。在物质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偶然,而是必然中的偶然,事物都是有联系的,如果我们理解她是一个孤立现象,那就违背了辩证法。它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和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她是一种“象”,标志她将震动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我们不能孤立地来看待这种“象”,如果孤立来研究,局部来研究,是得不到整体结果的。总之,我不是从宗教,也不是从社会学、心理学、医学学科来谈我的感受。

造成这种“不朽”现象的原因是什么?我们粗略地分,可以把它排列如下,她行善、做好事、她信佛、吃过苦、她吃素、她的所在环境(生长的地磁等特殊条件),占天时地利人和。她是修炼的人,我们最难解释的是,她的肉身死了,但仍具有一种能量,具有免疫力,体能没有亡,甚至智能没有亡,“死而不亡者为之寿”。我们常说“亡魂”,但她的“魂”并没有亡,或者说她的神、原神、智能并没有亡,因此具有灭菌作用,才能防腐,才能不朽,才能“精神”不朽,这种精神不是抽象的精神,是在物质基础上的精神,所以老子说“死而不亡”。我们可以试验,拿同样消毒的酒杯装上牛奶,在她的肉身边放着,我们在远距离也放同样的牛奶,搁上五天,一个礼拜,看看是否这个牛奶变腐而那个不腐,说明肉身可以产生一种信息,这种信息可以象金字塔效应似的可以防腐,自身能防腐,其所在的这个“场”也是能防腐的。同样,用两杯同样的水,看水有何变化,就可以证明“场”的存在,这种“场”或者叫能量场,或叫磁场,或叫生物场,会对人产生一定的效果。有特异功能的人,往往在成长过程中得过一种大病,得病后,几乎丧失过意志,能量经过生死搏斗后,产生很强大的能量场,并不需修炼。试验后,我们可以发现,靠近这个场练功或待一会儿,就很像在一个大寺院里开过光的佛给我们的感受。我相信,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也许今天我们看了她的肉身,接触了她的肉身,会三天到一个礼拜感觉很舒服,有些病也会没有了。当然,除她自身产生磁场外,还接受宇宙给予她的磁场,因为她是真正的天人合一,大宇宙的磁场被她沟通了,在庄子里叫同宇打通了。我认为,如果不产生意外的大的变动,她的肉体是不腐的,精神是不朽的。

我们要防止过多的人员、灯光等扰乱这个“场”,同时也要防止出现另外一种迷信的现象。她按品味在佛教里是如来,凡是如来都会产生一种香神如来的现象,会产生香味,但这种香味跟人工的香味是不同的。但能出现在香河,很多人到这里来治病,虽然接受她的信息场,甚至来顶礼膜拜,甚至把这里变成圣地,我们希望可喜的圣地,不希望成为宗教的圣地,但是,它很可能闻名全国甚至闻名世界。她是怎么修炼的?在一般人印象里,一谈到气功,就想到公园里怎么做手势,怎么呼吸,怎么调身调心,好像没有这些具体的功法和步骤就不叫气功,这是不对的。显然,这是一种最低的层次,是一种有无的层次,如果把这种层次说成是气功的整体,只能是以偏概全。气功的本质是忘我。进入到排除其后天意识的忘我境界,用一句术语叫“时辰”退位,“原神”就位。原神就是我们所说的智能、神气,而这个东西继续存在,人除了它他的躯壳、肢体之外,还有他的精与神,也叫做性与命,儒家也叫生命。生命是看不见的,但又是客观存在的,离开了生命,人就死亡。而她的生命没有亡,这生命体包括精与神,精气与神气,精气能产生能量,能杀菌,免疫,能产生自控的功能,能自动脱水,排脂肪,这说明肉身还有能量,还在自动工作着。另外,精气存在,那么她的神气也是存在的,她的原神还存在,她的性还是存在的。因此,她能产生这样的能量。她在修炼时,修持,修为,修德。修的意思是改正,通过改变思想观念,逆于世俗,香河老人修持的人生观是与我们不同的,最大的不同是逆于世俗而又顺应自然,在一个非常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在子孙满堂的情况下顺乎自然来生活,带孙子,爱孙子本身也能使她长寿,子孙的信息对她也有补益的作用,她在这种环境中能经常处于一种忘我的境界。从她的遗训中可以看出来。她让我们去想别人,别老想着自己,要我们注意做好事,要心正。练功最重要的是要心正。在前面提到的吃素的因素,可见佛的因素中再没比心正或者修德更重要更关键的了。或者说,她后天的关键是修德,是心正。

当然还有一个先天的关键,我这里不详细讲了。先天就是说她的上一辈祖先,她的先辈对她有内在的基因的影响。但关键在于她的后世,她在世的五十年时间修持,修炼。她拜佛,上面是观音,下面是关公。这不奇怪,她不是泛神论者,因为中国佛教是把关公当作护法神的,但她信佛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既然她理佛、拜佛、信佛,当然要从佛教里学到一些东西。比如她念“阿弥陀佛”,这也是一种练功的方法,也是为了在念的过程中达到剔除万念化为一念到无念,无念是她的结果。经常处于无念的境界就是修持,包括她吃素,都是改变她身体和思想的关键的。

西藏的密宗,练功练的好坏,就看你练功所产生的能量大小。比如说,西藏的喇嘛,其功夫的高低,要在冬天时用长白布在水里浸泡,然后裹在身上,在雪地里练一夜功,看喇嘛化掉多么远的雪来说明喇嘛产生的能量有多大。但这种方法即使在西藏密宗里还是低级的,只是根据其所产生的热量有多强。我们可能都看过张宝胜能隔着衣服烧,我亲眼见他在汽车里能让橡皮垫子烧起来。人本身所产生的能量体(热能体),班禅在世的时候,我们跟他谈过一次话,班禅给我们讲了很多东西,我们问:我们从书上看到某一位活佛获得藏王赐给他的珠宝,搁在手里燃烧了,这是否是实事?他说,我就看见过,而且看见人在水上走基本不湿衣服,也看过穿壁。班禅说,叫我找这样的人,我也找不到。

所以说,练功的人达到这样的境界,应该说是实事,不是假的。我是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但我能体会到在练功时产生的。照我说,她已经治好她的肺炎了,因为她死后,如果仍有肺炎病菌,肉身就会腐烂的。既然她会治病,也给别人治病,为什么不能活九十岁、一百岁呢?体育科学研究院的贾金顶就做过试验,用意念让兔子死亡,换句话说,练功的人用自己的后天意念让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是能够做到的。香河老人在五欲无求的状态下,自然进入无为境界,产生一种能量,帮助她克服。为什么老人在88岁,而不是108岁去世呢?人在修炼到一定的年龄时,会感到生和死的界限是很模糊的,常人认为这是一条鸿沟,觉得停止呼吸是死,而练功的人并不这么认为,所有刚才说“死而不亡”,不是“亡而不死”,死是肉体死了,亡是指灵魂没有亡,灵魂是不是抽象的、迷信的呢?恩格斯在他的《自然辨证法》第567页专门谈了生命的起源。他说人类生命的本源是和灵魂差不多相似的东西。列宁在《哲学笔记》第526页特别谈到,毕德格拉斯说他从埃及学来了灵魂转世的学说,毕是267年前是转世的。他还有一段话,提到灵魂的问题是一个天才的发现。所以我们谈到灵魂时不能轻易扣“迷信”帽子。她的肉体虽然死了,但她的灵体没有死,过去我们以为老子说的“死而不亡者为之寿”的原意是抽象的精神不亡,比如说毛主席、周总理去逝了,其精神是永存的,其实一点都不是抽象的,是非常具体的,不朽的。只有不朽的人才能进入到不朽的境界。因此,练功到一定境界,就知道世界上死与活有一定的寿数、寿限。这是科学不能解释的,但美国和南美洲一些科学家已经承认婴儿在胚胎期间就已经决定了他的寿数和寿限。因为他的体质、遗传基因都决定他活到一定的界限。一个人能活到其寿限70岁,是他的命,如果通过修持、修行,能够活到80岁、90岁,则是他的运,所以叫命运,运是后天,命是先天。这些说法在现代科学家看来好像是神话,觉得不可理解,但没有关系。当年我们研究自然科学时也允许有假设,我们现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和一些超自然的现象,也可以假设。香河老人在她88岁时,觉得自己寿数已尽了,甚至超过了,因此她也自我感知到必须回到香河的磁场来。

她讲的许多东西包括哲理,比如善与忍,是有一定阶级性的。香河老人的善与忍的标准,有自己的准则,这从她留给家人的五条标准中可以看出。其中第一条就是为别人着想,忘我,只有忘我才能进入到无为境界。她是讲因果报应的。因果律有因必有果,果不遇到缘就不成其为果,换言之,缘是条件。我认为,她是无神论者,在佛教和道教里,佛教承认有活菩萨,道家承认有神仙,但都认为没有一个万能的救世主,不承认有鬼神,只认为有一种万有能量,是众生共业产生的,永存于超宇宙空间,无所不在,无时不在,只要采用一种方法跟它沟通,就可以接受其信息,就能达到天人合一。香河老人由于先天的本质和后天的学,达到金刚琉璃体的果位,我们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但是要学她的品德,学她的各种行为,学她的修炼的外在条件,最重要的是先天,另一个是后天的,最重要的是心正,无私,所以才能做到。即使我们没有她那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条件,如果心正,我们也能修炼到健康长寿,造福于人,解脱烦恼与痛苦,使我们的精神达到超凡的境界。

 

宋孔智(国防科工委507所研究员):前些年,我们在中国人体科学的杂志上就看到过这样的报道,有些想法。我是搞人体科学的,重点是特异功能。现在对特异功能,社会上有许多非议,因为能见到特异功能的绝对是少数,所以对这种现象很多人不理解,持反对意见,是很自然的现象,对我们研究者来说这种现象是客观存在的,蕴育着非常的科学内涵,需要我们进一步揭示规律。

香河老人这种现象人们尽管不理解,但否定不了这一实事。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件事的意义,比社会特异功能现象的意义还要重大。以后我们资料积累全了,这是不容反对的人否定,即使不理解也必须承认这个事实。这件事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科学界的关注。同时,我认为它在本质上与气功、特异功能是相通的。从传统医学、气功、宗教内核里都能解释。但现代科学解释不了,这说明现代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还必须承认好多东西现代科学还没有认识到,说明新科学的诞生已经为期不远了,而且是必然的。现在到了对旧科学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把现代科学、传统认识都包含进去,现在的生理学、心理学,同时也把传统文化的佛理等包含进去,发展一种新的科学。只有这样,我们人类才能在原有基础上前进一大步。

    进一步说,其科学意义,生物界有很多特异现象,如狗熊能冬眠,它对自己身体有一种调控能力,对人类来说,这种能力必须经过修炼、修持的过程后才能得到。修炼的内容说起来很简单,可做起来就很难。没有大脑对身体的调节,就不能达到这样的修炼境界。修炼过程从生理学角度看,就是大脑如何控制中枢。香河老人的现象,是自我处理的过程,是身体高度的自我有序化,透光性很好,反映从肌肉到骨骼的细胞分子排列比较整齐,它是经过从粗到细再到整体的有序化,这是内因,从而使身体形成金刚体。金刚体是本质,有了金刚体,才能排除体液,才能杀菌,并不是说她的体内没有细菌,而是因为细菌对金刚体无法侵入。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进行研究时,不能只局限于它的外因,而应该研究它的内因,即它是怎样有序化的,有序化到了什么程度,这是关键。所以,保护好香河老人,这是第一位的重要任务。第二位的任务是对她进行研究,现在认识到什么水平,有什么条件就研究什么,还没认识到的,暂时不要研究,一旦破坏它,就无法恢复了。她是我们国家乃至人类非常重要的财富。我们把她完好的保存下来,就是对人类文化的最大贡献。

任何干扰有序化的措施都不能有,上研究项目和探讨项目,必须有一个研究机构,经过慎重讨论、考虑,有各方面的专家,有宗教界人士,宗教界有合理内核。我们在现有条件下保护好老人,进行一些适当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

另外,我们现在也可以做一些工作,做人体的试验,以后能否成立一个组织,在我们这些人的基础上,在科学上负责,可能在人体科学上取得突破。

 

傅正泰(北京海淀走读大学校长兼传统文化学院院长):

我想讲三点。

第一点,研究香河老人现象,要顺着老人的思路,抓准老人的实际。不能做不到的人的思路去研究她。研究老人为什么能够修炼成功,必须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个正确的估价。国家的发展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创新,一方面是正确的继承。香河老人现象,进一步提出发展与改革创新的关系和发展与继承的关系。正确认识中国传统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点,我们必须打破一些框框的局限。58年我在清华大学时,有个教授叫梁思成,有人问他一个问题,他没有回答,在黑板上写了两首诗,一首是慧能大师的诗,一首是神秀的诗,意思是慧能的意思是对的。你们这些意见没有道理。后来批判他是主观唯心主义,慧能的诗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当时我觉得是这样,但后来又觉得没那么简单。尽管是非常唯心的,但却得到一个非常唯物的结果,尸体一千多年不腐烂,而好多自认为唯物的人,谁也做不到这个唯物的结果。说明这里面有进一步的真理,是没有认识到,还是人家错了,这是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慧能讲法时,特别强调摄制本性,即要正确认识自己。现代科学认识客观世界,但对本身还没有正确认识,该生病还是生病,古代文化强调修持,强调内心对外在的认识是相辅相成的。通过这样,一个人才能真正达到自为的人,香河老人就是自为的结果,达到高度自为的结果。高度自为是人类达到高级阶段的方向,是对物质世界和人本身的超脱,给人类的发展指明了一个方向。

第三点,对老人的研究不要太鲁莽,要多强调保护,要符合老人原来的本意,因为它是自为的。

 

杨传三(中国人体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在安置老人的问题上,应该说度过了一段磨难的岁月。通过两年多与乡亲、家属广泛交流,对老人生活环境进行广泛采访,有两个问题至今还没有搞清楚。今天听了几位老前辈的发言,觉得茅塞顿开。这两个问题,一个说老人肉身遗世的意义在哪里?为什么要留下这个肉身?从老人一生的德绩和功绩来讲,她不会觉得占这么一个地方是什么好事,是否有其他更深刻的意义和某种神秘的启示呢?我觉得老人给我们留下的是一部“天书”,如果老人还有一点灵魂所在的话(原神、灵魂),老人也多次给我们启示过这个问题。她给儿孙们的话留下了“我的事儿大着呢,不但香河知道,全中国知道,全世界也要知道”。有两点值得思考,一是使我们对现代科学的研究手段和目的提出质疑,产生一种使它向前发展的动力。对老人的研究,人体科学研究院做了大量工作,我们曾做过两组实验,把大肠杆菌分两组,一组放在老人身边,一组放在外屋,实验结果,第一次首都师范大学生物系张群生教授根本不相信,说很偶然。第二次,由他和另外两个教授亲自做,结果表明,老人身边有着很强的生机能量,与老人自身的防腐功能是很矛盾的,却又是一个使我们感到老人有另一种用意的启示。老人周围的生机能量是旺盛的,而自身又保护控制的那样好,离她越近,大肠杆菌繁殖的越好,从科学的角度得不出什么结论,但从人文学角度,从个人命运自身关注方面,我感到老人深刻的含义,包括对老人的井水,我们在北京农业大学分析中心搞了一次测试,井水里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有的高几倍,有的高几十倍,有的高上百倍。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夏天别的机井都打不出水来,而老人的这口井用手压出来,并可直接饮用。老人身边的环境,给我们提出了很多谜。我觉得,老人要让全世界知道的本意,通过我们对老人的大量调查,她要让人知道“心正”,心正的结果,现代人如何修持,现代人如何生活,现代人如何觉悟自己的生命。世界上最确定的事情是死亡,最不确定的是人怎么死,什么时候死。老人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死亡问题,怎么理解死亡,怎么面对死亡。王有成副院长有句话,理解死亡是解放生命的关键。老人想让我们知道的东西都包含在里面了。第二个问题,研究方法问题,即怎样研究老人。大多数人采取的方法是对象化,把老人作为一种研究对象,研究老人的身高、体重、温度、湿度,生命调控、心理调控的方式,行为及其产生的后果等。老人对自己事先的安排,就是一种超越的大智慧,我们在研究老人的过程中,从现代科学应用中跳出来,从人文学、生命终极观的角度研究她,和老人的心性相应。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能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

 

徐怀中(全国政协委员、原总政文化部部长):周凤臣老人成就了永不腐败的特殊身体,如果我们能接受这一事实,可以将她称为佛家所说的“金刚琉璃体”,道家所说的“紫金琼玉身”。今天有幸参加这个研讨会,当我们研究老人成身的现象有了很丰富的成果的时候,回想当年在老人成身三周年时,在老人家乡召开过一个研讨会,到会的有我,我将永远引以为荣。

 

马述仕(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关于香河老人现象,我有两个感觉,一个感觉是新,一个感觉是奇。为什么感觉新呢?因为老人现象有很多奥秘,现在搞不清楚。为什么感觉奇呢?因为太少了,太罕见了。第三个感觉,这些奥秘值得我们很好地思索,很好地研究。

我是从事病理工作的。从尸体的变化情况来看,香河老人的肉身确实与众不同,没有出现尸冷、尸斑等常见的变化。就尸僵而言,老人没有出现尸僵,这是极特殊的。一般情况下,只有一氧化碳中毒的不出现尸僵。尸僵有一个发展过程,而且在48小时至72小时以后会自行缓解。老人的这种情况,我有个感觉,老人肉身的颜色与众不同,有点微黄透明。为什么不变黑?我觉得是缺少一种东西。一般尸体变黑与血红蛋白有关,血红蛋白可以分解出铁离子,使颜色发黑,是不是缺铁呢?铁为什么缺乏?值得我们探讨。香河老人在病故前呕吐、腹泻、咳痰,是不是有将大量血排出去的可能呢?是不是有既脱水又失血的可能呢?失血后,减少了导致颜色发黑的血红蛋白。为了证实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做点研究,通过物理、化学的方法,证明其体内铁的含量比通常低得多。第二,肉身脱水厉害,在自然环境下水份越来越少,形成干躯。为什么肉身不腐败呢?是严重脱水。第三,肉身很有研究价值。我们目前处于分析阶段,直接证据还不清楚,有的科学研究手段能用,有的可能达不到这个程度。

1)保存肉身。应该让肉身保存得完美无损,保护应尊重老人的意愿,在自然状态下更符合规律。

2)研究肉身。最好成立一个研究组织,各方面专家都参加,大家共同提方案,方案要经过论证,确定研究题目时,多学科、多门类进行探讨,做哪些工作?怎么做?我们搞病理的非常注重形态的变化。比如骨骼,我们可以拍出肉身骨骼的X光照片,形成资料积累,供若干年后进行对比研究。

 

何宏(国防科工委507所副教授):对于香河老人现象的认识与研究,科学界、宗教界都应抱谦虚的态度。科学有其发展的规律,总是向前发展。科学与佛学能达成一定的桥梁,建立起相互之间的沟通。需要各个领域的人携手,相互理解,在宽容的前提下进行更好的研究。举一个例子,前面有人提到大肠杆菌的实验,肉身边的大肠杆菌增多,说明肉身外面有气场,我觉得这是不可取的。用这种轻率的方法推论是不能接受的。如果老人真的是在天有灵,我们可以做其他的实验,比如说,我们可以祈祷一下,做些牌子,写上号(110),让近亲(子孙)求老人显灵,看哪个样品发生变化,哪个不发生变化。科学本身就是面对未知领域的,就是要不断扩大科学的外延和内涵。

 

许延滨(装甲兵工程学院教授):我们可以达成这样几个共识。第一个共识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值得研究的。第二个共识,应该把老人保护好,而不是轻易的,随便的。第三个共识,组建一个研究筹备组,吸收各方面的人员参加。

 

 

 

附:

1995香河老人生命现象研讨会在河北香河召开

 

【会讯】 19951124日,“1995香河老人生命现象研讨会”在河北香河举行。会议由装甲兵工程学院许延滨教授主持,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黄静波理事长以及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中国人体科学研究院、中国生命科学学会、中国军事医学科学研究院、装甲兵工程学院、武警总医院、国防科工委507所等单位的2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香河县王县长、石副县长参加了研讨会的开幕式。

“香河老人”名叫周凤臣,女,1905112日出生于河北省香河县淑阳镇东北街,19921124日晚10:45,88岁高龄的周凤臣老人在北京北沙滩其长子家中呼吸、心跳停止。3年来,周凤臣老人安放在老家香河县淑阳镇胡庄子村“香河老人故居”内,其身体在自然环境条件下,未经任何特殊处理至今不腐,演化成为举世罕见的“民间肉身”,引起社会各方人士的巨大反响和科学宗教界人士的广泛关注。

本次研讨会就香河老人生命现象所涉及的医学、气功、宗教、传统文化等方面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香河老人生命现象是一个极其罕见、极有价值的特异生命现象,对老人身体及其演化的过程开展深入系统、多学科交叉的研究很有必要。与会者一致建议,全力保护好香河老人的身体,成立专门机构进一步开展多学科、多领域的全面深入研究。

 

(会务组供稿 1995.11.25

 


搜狐网 新华网 中国青年报 光明日报 人民日报 香河县政府 待加入 待加入 待加入 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周凤臣家人 2005-2010  地址:河北省香河县淑阳镇胡庄子村 邮编:065400
联系电话:0316-8266710  电子信箱:xianghelaoren@tom.com   QQ:1227159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