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最新动态 各界反应 图片资料 相关报道 专家评论 老人生平 相关专题 老人论坛 English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相关报道
站内搜索:
  香河老人展室展板照片 12-15  
  香河老人故居简介 12-15  
  香河老人展室资料 12-14  
  故居行车路线与联系方法 12-14  
  论坛开通 10-07  
周凤臣老人情况简介(English) 7235  
香河老人全身舍利及生平简介 5545  
媒体对香河老人早期新闻报道 3411  
肉身存世,五载不朽(1997.11) 3044  
香河老人新闻专稿(一~四) 3034  
“香河老人专题网”联系方法 2316  
“1995香河研讨会”专家发言 2004  
“2017香河研讨会”交流文集 1434  
发表日期:2019年5月20日   出处:章言      已经有1258位读者读过此文

司马南2006年关于“超能力”打擂台的相关资料

 

 

司马南2006年关于“超能力”打擂台资料存档

 

来源:http://m.kdnet.net/share-1074181.html

 

(1997年11月建成的香河老人故居“香河老人展室”中,展板上展出了司马南先生拜访香河老人故居后的亲笔留言:我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编者注)

 

     ……

    差不多就在司马南开始反特异功能的同时,河北省香河县一位自然去世的普通农妇周凤臣的身上,却开始发生令人惊异的特异现象——在完全自然的状态下,周凤臣的遗体至今一直没有腐烂。据说司马南先生是亲自去看过的,而且据说司马南先生一言未发——若和此篇司马南先生的慷慨陈辞比起来,反差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对于司马南先生而言,要彻底否定特异现象的存在以及能用科学魔术的手法重复特异现象,似乎就必须客观面对周凤臣的肉身不腐烂的特异现象——也许周凤臣生前就具有特异功能,而且她的特异功能就是让自己死后身体在自然状态下不腐烂,那么司马南先生又该作何评论呢? 

    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司马南先生提供他的一千万人民币奖金的银行存款凭证或现金的库存证明,但是我们却能搜索出许多的周凤臣的遗体没有腐烂的照片。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司马南的设奖如果不能提供奖金客观存在的证据的话,就应该属于一种欺骗与欺诈行为了。当然,看着一个骗子揪出另一个骗子的事情还是比较热闹与滑稽的。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司马南先生为了挽回他自打老中医绝食事件后,不断下跌的名气与人气,与某个会使用手机发短信的农民工或江湖骗子串通起来,演一出周瑜打黄盖的好戏大戏给大家看——司马南先生面对周凤臣自然状态下不腐烂的遗体时的沉默以及在老中医绝食事件时的推三阻四、畏畏缩缩,都为上述可能性的存在埋下了不大不小的伏笔。
 

      ……

司马南致河北农民马承杰的公开信

章言

章言

2006.04.20 16:13 转贴发表在 猫眼看人

司马南致河北农民马承杰的公开信

河北灵寿马承杰先生台鉴:

不断获悉您通过媒体传话挑战司马南的消息,亦连续收到您风格独具的挑战
短信,经认真考虑,北京市民司马南接受您的挑战,愿亲眼见证您所教授的孩子
们表演蒙目认字、蒙目辨物之“超能力”。

此前,虽有马先生信誓旦旦,表演者惟妙惟肖,记者朋友言之凿凿,兖兖诸
公赞成附和,当地报纸“客观报道”,然司马南殊难认同所谓蒙目认字辨物为真。

为什么?其原因复杂也简单。一则本人二十年来,幸运地与若干灵异人士打
过交道,略通其道也;二则科学事实得以确立必以证据说话,余深信表演的事实
不同于科学证据。

本人注意到马先生反复表示,“3个孩子表演绝非伪科学”,挑战司马南
“是为了证明自己并非靠障眼法行骗的江湖术士”。先生是否江湖术士,司马南
不便下结论,但姑妄言之:先生所授、孩子所行、《燕赵都市报》所鼓吹之超能
力,或属正常能力,人人皆可为之,人们所惊者、所疑者、所惑者,一层窗户纸
而已。

在下司马,年近50,老眼昏花,或已眼底动脉2度硬化,极有可能一时走神
儿,不谙细里,甚至如堕五里云雾,压根就莫辨究竟,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江
胡之水深奥莫测,本人并非事事洞悉,又岂敢口称胜算。但是,为探明马先生所
教授“超能力”之谜底,在先生及其媒体步步紧逼之下,司马已无其他选项,正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故此,司马南郑重承诺:倘先生之弟子“超能力”发挥正常,蒙目看牌、蒙
目识字、蒙目作画、蒙目骑车……其中任意一项表演成功,司马南均愿低头服软
自甘认输,并就地自己掌嘴。

此外,本人愿以亲身经历为据,建言河北工商管理、教育部门准予先生办班
授徒,以使“超能力”培养尽早进入产业化轨道。同时,建言北京市东城区政府
将先生“开发人体超能力”纳入雍和创意文化产业园区项目,以期尽早享受到税
收优惠,开发北京市场。

验证程序拟分为“自选动作”与“规定动作”两部分。

所谓自选动作,一切如先生所愿,证明确系可蒙目认字、辨物即可;规定动
作,当然须依我本人要求演示。

时间:2006年4月26日(周五)。

地点:中国科技会堂。

所需费用:先生既挑战在先,理应由先生支付。若先生有不便处,兹建议由
率先、连续报道先生教授“超能力表演”的《燕赵都市报》承担。若该报亦称不
便,本人愿意先行垫付。

历史上,某些所谓神异人表演,因为心中有鬼,遇有不便行诈处,惯常使用
“功能衰退”、“状态不好”、“气场不合”等托词,先生已厉兵秣马年余,实
属有备而来,又有经常为记者、首长表演“成功率很高”的经验,想绝不至于如
此罢。

况燕赵大地民风淳朴,自古多慷慨悲歌正义诚信人士,荆轲、张飞、赵云、
刘备、伯夷、叔齐、李牧、赵奢、霍元甲,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司马南乐
意看到,先生您也是好样的。

本人尚有另一番美意:此表演若得成功,先生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力争在科
学家主持,严肃科学试验前提下,使自己开发的“超能力”得到科学的确证呢?

须知,一旦“超能力”得到科学确证乃至科学界的公认,你和您的学生便可
轻松赢得美国人詹姆斯·兰迪先生和我本人共同设立的奖金。奖金虽然不多,尚
不足两千万元人民币,但多少对您多年的辛苦是个补偿。

自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设奖及后来联合悬赏以来,从未有人按悬赏程
序达到领奖条件,故此奖至今悬而未发。有人指责悬赏条件太苛刻,那是他们功
夫不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先生真功夫在身,何不借此机会脱颖而出,即举
大名耳?

当然,话说回来,若先生此次表演行诈告败,先生及其支持者不但博奖无望,
且可能自取其辱,承担由此招致的舆论压力,届时,请先生勿谓言之不预也。

如果仅从致富角度考虑问题,即使此番表演失败,甩开观点、立场、事实等,
单就勇气而言,先生敢为天下先,叫板司马南的行为颇值得钦佩。不夸张地说,
挟此知名度与影响力,仍旧以此种方法教习孩子表演,不奢暴富,求得小康其实
是可以做到的。但先生的表演应改名魔术而不应再忽悠其它。这样,才名副其实,
这样,才会让某些帮闲者闭上他们的大嘴。

诚恳希望马承杰先生能听进上述善意分析,带着所有支持者的热切期待,大
丈夫一般如约前来,本人必当执礼相迎。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匆此佈臆,意犹未尽。

敬颂

大安

北京市民 司马南 
2006-04-10

有启发就赞赏一下

    0 0

    文章很赞,分享给好友

    • 章言

      第2楼2006-04-20

      我为什么决定破例接招儿?

      司马南

      2006年3月17日,《燕赵都市报》首刊奇文,称“地地道道的农民”马某将
      其子与侄女培养成了蒙眼辨物、识字的奇人。现场蒙眼认扑克牌、蒙眼骑自行车
      表演,在记者的描述下,若“小菜一碟”,颇为引人入胜。

      究竟应该怎样对待对这类未经科学证实的奇异新闻?

      我的态度一向是明确的:人们大可不必认真,不听、不看、不信,甚至连一
      乐之也不付出,那“奇异新闻”必自讨无趣,徒自生自灭耳。

      但是,这个老办法近年失灵了。

      这一次河北农民“超能力”事件同前年“老中医绝食”的新闻一样,在各种
      复杂因素综合作用下,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到了你不理他都不行的地步。

      两起事件都使用了同一手法:通过媒体甚至主流媒体逼司马南就范。当地关
      于“超能力”报道的文章标题赫然写着“灵寿农民叫板司马南”,北京某大通讯
      社网站居然也跟着这么写。非但如此,当地报纸关于此事后续报道中,把中央电
      视台扯了进去,文章塞给人的印象是中央电视台记者在采访拍摄之后,也对“超
      能力”深信不疑,文章暗示,央视记者回京后会进一步施加压力给司马南。

      留美学者方舟子写了篇评论文章,批评媒体记者不负责任,称马某为“蹩脚
      业余魔术师表演”,可谓一言中的,可文章一经转载即走了样,大标题竟成了
      “农民叫板司马南,方舟子为司马南求情”。好像司马南倒理亏见不得人了。

      耐人寻味的是,一些过去招摇特异功能的人又借机活跃起来了。某君在方舟
      子文后附言:“人家质疑你的观点,并作举证,司马南作为中国反伪科学代表没
      有任何理由拒绝”,他认为司马南沉默是拒绝验证的行为,是“害怕真相,故意
      搪塞”,“其动机十分可疑”。此君厉声质问方舟子:“司马南是什么人?为什
      么就不能叫板呢?太霸道了吧!”(见新浪闻科技频道2006-04-03-09:47:36 
      IP:218.202.154*)他讥讽道:“中国著名的反伪科学学者……难道不知道羞耻
      吗?”这位自称是“特异功能研究员”的人富有创意地认为方舟子司马南等“真
      正害怕的是特异功能真相被广大人民群众了解之后自己会失业,害怕用政治投机
      积累的政治资本在一夜间消失,害怕被特异功能要了自己的政治性命”。

      而那个“地地道道的河北农民”(当地报纸语)马某连续两次给本人手机发
      来短信,兹刊录于此,供读者一哂:

      一则,时间:20060322 12:30
      发信人:106031182674308
      “马承杰向你挑战,你这个气功门外汉的末日到了,科学斗士的招牌该换上
      危害气功误国误民历史罪人的牌子的时间到了。”

      二则,时间:20060322 12:43
      发信人:106031182674308
      “司马南如果被马成杰打败或不敢来石,不如更名司马难,马表示不怕南来,
      就怕做缩头乌龟。”

      实话说,我原来确实无意“接招儿”,原因有四:

      首先,科学验证不同于江湖打擂斗法,不可能象电影《霍元甲》那样在一阵
      热闹之后雌雄顿决真相大白。按照现代科学规范通过严肃的科学实验给出结论,
      是一个相对复杂的过程。本人非属科研单位,亦非科学家,似乎不具有从科学上
      验证“超能力”之资格。

      其次,历史上,本人确实面对面地揭穿了一些打着特异功能旗号草菅人命的
      骗子,但从未自不量力地承诺过世上如此之多的招摇于市的奇人、超能力表演者
      要由我来甄别。

      再次,今天的“老中医”、“农民马某”等人,其意在通过炒作提高知名度,
      “挑战司马南”乃商业策划的噱头而已,我一接招儿,正中人家商业圈套,岂非
      给人当道具?

      其四,自新千年于电视台、学校“职业说话”以来,本人诚望告别过去反伪
      打假的生活,多次声明,无数次推托,惟祈大家相忘于江湖。

      然树愈静而风不止,今晨偶遇两位旧识,他们忽儿问及老农民“超能力”挑
      战一事,言语听似关心实则温软中带刺:“一个老农民,没有金刚钻儿,人家也
      未必敢揽你这瓷器活儿”,“你司马老师也不容易,万一人家老农民是真的,对
      你影响也不好‥‥‥”

      人们如何评价司马南,毕竟个人事小,且不去管他,但我介意乃至痛心,时
      至今日一些人仍旧这般糊涂,而“地地道道的农民”则来势汹汹也,某些媒体的
      帮闲若嗡嗡蚊子“相当”烦人。

      前年“老中医”绝食现场我拒绝去捧场,颇遭一些人特别是个别文化人诟病,
      今天看来,也许有应该汲取的教训。实话说,“老中医”也罢,“老农民”也罢,
      他们的那一点“超能力”表演,比起当年的大师超人差多了。但是,冰山浮出水
      面的不过一角,水下却有庞大基座——君不见“后现代主义”莫名时髦,“反科
      学主义”话语强硬,“极端环保主义”狭洋自重,神功异能卷土重来,风水先生
      顾问政府…… 也许这些现象及其背景才是人们真正需要警惕的。此间很多人,
      正扮演者看客与搅混者角色。

      基于如上分析,此情势之下,看来惟有破例“接招儿”了,否则不足以解疑
      释惑,亦不足以满足一些人传统的看客心理,更不足以让搅混者消停下来。

      让我们静待马先生及其弟子的演示吧,天下有兴趣获得此项“超能力”的朋
      友统此在内,一俟河北农民朋友表演完毕,司马即直言相告,并现场慢动作教会
      每一位莅临者。

      此番破例,实属无奈,亦是必须,下不为例也。

    • 岳飛

      第3楼2006-04-20

      司马南为什么不先去学学怎么好好说人话呢?

    • 章言

      第4楼2006-04-20

      作者:有空格。 于 2006-04-18 19:39:30.0 发表 来自: 发送短消息 

      其实,早已有不少人士公开应战,司马南要么避而不见,要么顾左右而言它。有人据此认为司马南悬赏是骗局,其实,这还只是耍无赖,算不上什么骗局;真正的“骗局”,还在后面。 

      关于悬赏问题,司马南在北京广播学院的讲演中解释到:“悬赏的前提是必须得到科学的确证和科学界的公认”,“要让科学家来证明你的特异功能是真的。自从伽利略以来,科学界几百年已经形成一系列的规范方法和原则,科学家是有共同语言的,全世界的科学家是一个科学家共同体”--振振有词,且又合情合理,怪不得能够迷惑不少少男痴女。 

      这才是司马南的骗局所在!在司马南等人的描述中,不但“全世界的科学家是一个科学家共同体”,而且这个“共同体”早已经被他们背在背上,一起在反对“伪科学伪气功”。因此,司马南们就代表了科学,司马南们的声音,就是科学的声音。 

      事实果真如此吗?真相可能会令不少人跌破眼镜。以中国为例,威望最高的科学家钱学森不但一直支持、肯定特异功能及其科学研究、为有关科研亲笔写下“这些实验成果为世界首创,确实而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性状。是科学研究的重大突破,科学的新发现,科学革命的先声”等评语,而且其见解和态度,至今不变。站在钱学森一起的,是一大群科学家。他们中一些人在今天这种高度压抑的环境下,仍然顶着名利俱毁的压力,在艰难地探索和验证着特异功能。一种科学探索,竟然只能够在探索者的自我牺牲和艰难中迈步,这不能不说是21世纪的一大奇观。 

      司马南们自然无须担心上述科学家会站出来揭穿其“科学家共同体”的谎言、揭破其自封为“科学代言人”的无耻,因为上述科学家早已失去面对公众发言的权利。司马南们自可陶醉于“科学界一统”的谎言,或许在他们眼中,国内的钱学森、赵忠尧、贝时璋、方心芳,国外的美国科学院院士、波普尔研究所所长等一大批成就斐然的科学家,都不算真正科学家,都不懂所谓“科学方法论”;反而是以党代表身份参与科研项目、依据自然辩证法发现“层子”的中国科学界意识形态斗士何某人,才是货真价实的科学家,才懂得真正的“科学方法论”。 

      由于人的认识和思维具有惯性,科学家也不例外。因此,任何新的科学发现甫一出现,都可能遭到部分科学家、有时甚至是大多数科学家的质疑反对,这毫不奇怪。司马南也说了,在科学问题上不存在少数服从多数。有时候,真理就是在少数人手中。相对论甫出,也是一片反对之声;当时的主流物理学界还专门开会批判爱因斯坦。特异功能不是相对论,它比之相对论离科学常规更远,受到更长时间的更多反对不足为奇。关键是不能以现有理论来排斥新发现,不能凭现有理论(即司马南所谓“前人的实践”)就断然否认某一“例外”现象存在的可能;必须从事实和现象出发,为科学进步留下足够空间。当现象与现有科学结论不相符时,不是凭“理论”否定现象的存在,而是从事实出发确定现象的有无。这就是钱学森提倡“唯象学”的真义,对于新的研究领域、新的科学发现来说,这才是真正有益的“科学方法论”;司马南们的所谓方法论,只是划地为牢、把僵化当虔诚、把教条当天条、故弄玄虚、固步自封的方法论。 

      既然科学家本身就被分别为两个阵营、既然科学界本来就存在两种声音,“科学”又怎么来“确证”、“科学界”又怎么来“公认”特异功能?因此,司马南的1000万,可以稳稳当当地呆在口袋里,永远也不用担心会有被人摘走的一天。司马南们大可冷笑着,坐等不知底细的热血之辈上门,接受他们的猴耍。被耍之后,你还有苦说不出,因为就连“科学界的分歧”,司马南们也不会让你见识到。你到他那儿,他无非是挑几个一道反“伪科学伪气功”的“科学家”战友,宣称他们就代表了科学和科学规范,然后将你左一折腾右一摆弄,直到弄出个“特异功能是假的”为止--这就是司马南们的“不对实验预设前提”。 

      即使这一关通过了,你仍然别想挨着人家1000万的边--因为你离“科学界的公认”还远着呢!只要司马南公司某个股东或合伙人自称是科学家,打死也不承认你的特异功能,你就无法得到“科学界公认”。君不见,达尔文进化论出来两百年了,至今无法“得到公认”;等到你被“公认”的哪一天,你和司马南或许都已经被请到阎王老儿那喝茶去了。 

      司马南的骗术并不高明,人们,为什么如此容易被形式所蒙蔽? 

      文章来源:青年论坛 

    • 章言

      第5楼2006-04-20

      伪气功不等于伪科学,伪气功仅是一种欺诈行为。

      --------------------------------------------------------------------------------

      所有跟贴·加跟贴·虹桥科教论坛 http://s109196612.onlinehome.us/cgi-bin/edu/mainpage.pl 

      --------------------------------------------------------------------------------

      送交者: 泰山顶上壹青松 于 July 26, 2005 11:15:29:

      回答: 坚决支持司马南,坚决打倒伪科学!!! 由 楚河 于 July 24, 2005 18:20:40:

      “伪气功”不等于“伪科学”,“伪气功”仅是一种欺诈行为。


      主题:Re:Re:当伪科学披上传统的面具 
      泰山顶上壹青松 [913913_sohu@sohu] 发表于08-14 20:09 [回复] [发留言] [送礼物] 

      (原文首发于“搜狐*科学论坛*学术打假”回复:当伪科学披上传统的面具)


      这里又有人误把“气功”或者是“伪气功”当作“伪科学”了。
      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科学”与“伪科学”的问题。
      学校教科书上的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生物等直接有关的各门学科,叫做“科学”。科学是各分“科”中的“学”问,学问是边学边问,学是学习,问是疑问,疑问是怀疑地问。
      科学是各学科知识上的学问,包括有疑问的学问。所以,科学并不表示十分的正确性,因为科学也包含有疑问的学问。
      “伪科学”是指那些假科学、非科学、冒充了“科学”的不科学内容。
      “气功”是有关生物学的科学,当然有“真”,也就会有“伪”。“伪气功”是利用魔术做假的手法冒充了“气功”,这应该只属于欺骗和诈骗。没有一种做假了的“伪气功”能够混入“科学”写进学生读的教科书中 ,这说明“伪气功”并没有去冒充“科学”,所以“伪气功”也谈不上是什么“伪科学”。
      把与科学无关的欺诈行为,误作“伪科学”来反,是一种无知的笑话。“耳朵听字”、“手指钻砖”等骗钱的小把戏能算“伪科学”吗?
      真正的伪科学是那些至今还在误人子弟的,在学校教科书上冒充了“科学”的“定律”,和冒充了“科学”的“定理”的内容。例如:相对论、万有引力、进化论、大爆炸宇宙学等等。这些才是真正披着“科学”外衣的“伪科学”谬论。

      请搜索:“丁一宁网站 http://221.232.128.94/lao/”;
      与:“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 http://www.xdlbj.com/”。
      --------濮青松 于2004年8月14日

    • 457634

      第6楼2006-04-20

      有下文了没?大约十来年前,俺最喜欢看那些“神人”“大师”表演“神功”时出丑的新闻。

      XX功事件过后,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乐子了

    • 章言

      第7楼2006-04-20

      作者:nightmen01 于 2006-04-19 21:22:48.0 发表 来自: 发送短消息 

      呵呵。司马南又要开始抓骗子了。 

      但当司马南把科学方法论上升成宗教教条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比如,差不多就在司马南开始反特异功能的同时,河北省香河县一位自然去世的普通农妇周凤臣的身上,却开始发生令人惊异的特异现象——在完全自然的状态下,周凤臣的遗体至今一直没有腐烂。据说司马南先生是亲自去看过的,而且据说司马南先生一言未发——若和此篇司马南先生的慷慨陈辞比起来,反差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对于司马南先生而言,要彻底否定特异现象的存在以及能用科学魔术的手法重复特异现象,似乎就必须客观面对周凤臣的肉身不腐烂的特异现象——也许周凤臣生前就具有特异功能,而且她的特异功能就是让自己死后身体在自然状态下不腐烂,那么司马南先生又该作何评论呢? 

      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司马南先生提供他的一千万人民币奖金的银行存款凭证或现金的库存证明,但是我们却能搜索出许多的周凤臣的遗体没有腐烂的照片。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司马南的设奖如果不能提供奖金客观存在的证据的话,就应该属于一种欺骗与欺诈行为了。当然,看着一个骗子揪出另一个骗子的事情还是比较热闹与滑稽的。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司马南先生为了挽回他自打老中医绝食事件后,不断下跌的名气与人气,与某个会使用手机发短信的农民工或江湖骗子串通起来,演一出周瑜打黄盖的好戏大戏给大家看——司马南先生面对周凤臣自然状态下不腐烂的遗体时的沉默以及在老中医绝食事件时的推三阻四、畏畏缩缩,都为上述可能性的存在埋下了不大不小的伏笔。 

      作为个人而言,我对耳朵识字一类的特异现象一贯不感兴趣,也对带有一定商业色彩的老中医49天绝食事件将信将疑。我认为目前能称得上特异现象并证据比较过硬的只有周凤臣自然状态下肉身不腐烂的现象——尽管死人无法找司马南先生领取奖金,但我还是比较关心,司马南的那一千万人民币奖金的真实存在性。

      ---------成真
      --


    • 章言

      第8楼2006-04-20

      作者:nightmen01 于 2006-04-20 16:15:26.0 发表 来自: 发送短消息 

      现场目击多处疑点,魔术大师现身说法 

      现场目击:两个女孩玩转扑克 

      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壮士。时过境迁,如今涌现叫板“奇人”。 

      话说石家庄西40公里处灵寿县的农民马承杰,就是刚被发现的“奇人”。 

      今年3月17日,河北《燕赵都市报》刊登记者赵永兵报道,“灵寿农民培训孩子绝活,声称敢于叫板司马南”。报道称:31岁的马承杰培训自己的儿子和两个侄女掌握了蒙眼辨物、识字和过目不忘、倒背如流的特殊本领。马承杰认为,每个孩子都有超能潜质,7岁到14岁的孩子只要经过培训,基本上都能具备蒙眼辨物、花色、图形,以及在屏蔽状态下识字的超常功能,并叫板要挑战反伪斗士司马南。 

      本报专栏科普作家方舟子撰文质疑该“特异功能报道”,认为不过是20年前喧嚣一时的“耳朵听字闹剧”死灰复燃。 

      为探究竟,本报记者3月12日专赴河北,对奇人奇事进行调查采访。 

      石家庄市。一所民办大学的招待所。记者见到了马承杰和他的两个侄女,14岁的大红和12岁的小红。据说这所学校就是看到《燕赵都市报》的报道,把马承杰几个请到石家庄来做“试验”意欲合作。 

      记者眼中的大红和小红不过是普通农家女孩,难道她们就是传说中练就“耳朵听字绝技”的奇人? 

      “只要经过我的培训,任何小孩都能具备这种特别的功能”,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马承杰,指着5米开外的记者手里的本子说,“状态好的时候,孩子从我这里可以看见你写的什么字!” 

      口气很大。说试就试,记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马承杰就要求先让孩子表演蒙眼识牌。他拿出一副潜水镜,潜水镜的里面已经被匝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布,以保证戴上它什么也看不见。马承杰给大红戴上黑眼罩。记者拿出从北京带来的一副新扑克,现场拆开包装,随机抽出一张牌,交到大红手中,“红桃6!”大红拿着牌在脸前晃了片刻,即正确说出了牌的花色和数字。 

      记者看到虽然大红戴上了黑眼罩,但只有当扑克牌的正面冲着自己时,才会说出正确答案。怀疑是通过不为人知的办法偷看,于是记者把牌的背面伸到大红眼前让她猜。结果,大红猜不出了。她似乎看得见记者的举动,又把牌的正面翻过来面朝自己,才能说出正确的花色和数字。如此,猜对了数回。反之,则“功能消失”。 

      “这是因为我们训练的时候,都是拿扑克牌正面对着自己,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所以你拿反面,自然就失灵了。”马承杰这样解释。 

      “那你当初训练的时候,为什么不训练孩子从背面直接‘透视’呢?那样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记者追问。 

      “我的训练第一步是先培养孩子的感觉,先简单后复杂。”马承杰平静地说。 

      北京科技报:你是怎么训练孩子具备这种“能力”的? 

      马承杰:具体方法我得保密,就是培养孩子的第一直觉。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记者问马越。 

      就是当牌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我集中精力,脑袋里会出现扑克牌的形象。”14岁的大红这样回答。 

      对话奇人:欲与反伪斗士“切磋” 

      《燕赵都市报》的报道称:马承杰表示,3个孩子的绝活绝非伪科学,他希望向反伪科学的斗士司马南先生发出挑战,以证明自己并非靠障眼法行骗的江湖术士。 

      该报发表于3月31日的后续报道还说,马承杰坚称,蒙眼识字绝不是障眼法,只要能够保证公平的挑战环境,他随时都可以向司马南发起挑战。 

      马承杰如此给记者介绍自己的“绝技”发现历程:我本灵寿普普通通一农民,做过凉皮买卖,10年前在白鹿泉疗养院偶遇东北胡姓高人,授我蒙眼辨物绝技,此后又经过我10余年潜心摸索,终有所成。 

      北京科技报:你既然可以教会自己的孩子,自己一定也具备这些特异本领吧? 

      马承杰:我不行。 

      北京科技报:为什么? 

      马承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孩子都有这种特殊的状态,而咱们成人都不行。 

      北京科技报:是一种什么状态? 

      马承杰:就是一种“禅定”或者“中和”,小孩天生就在这种状态中,是一种现代科学手段有待于研究的现象。只要经我稍微一启发,就具有那个能力。 

      北京科技报:能不能启发一下我? 

      马承杰:恐怕不行,成人都不行。 

      接着马承杰拿出一张手抄的名言警句,“你看,《中庸》,《论语》这些传统文化都有训练方法的记载,‘中和’,‘反求诸己’,这都是蒙眼辨物的训练方法。要明白里面的道儿,就要看自己的体会和‘觉悟’了。” 

      北京科技报:报道说你打算挑战司马南? 

      马承杰:不是挑战,是切磋,司马南是我敬佩的反伪斗士,我只是让他看看蒙眼辨物这种现象的存在。我愿意去北京当面和司马南表演。也让中科院的科学家帮我看看这种奇异的现象是怎么出现的。 

      此前,司马南先生向记者展示了马承杰发给他的具有挑衅意味的短信:“司马南如果被马承杰打败,不如更名司马难,马(承杰)表示不怕(司马)难来,就怕做缩头乌龟。” 

      记者调查:现场发现三大疑点 

      13日上午,大红和小红再次给本报记者和石家庄电视台记者现场表演“蒙眼摸牌”“蒙眼读报”“蒙眼猜牌”。除了第一次表演“蒙眼猜牌”时只能认正面,不能猜反面,记者又发现多处存疑之处。 

      “蒙眼摸牌”是让大红或者小红蒙上眼睛坐在桌前,马承杰把扑克牌随机轻轻放在桌子上的任何角落,孩子会第一时间摸到牌的位置。牌落手到,表演了数次,结果次次成功。 

      记者要求“掺和”。先是要求马承杰在放牌的时候改变“提示方式”———此前成功的几次,记者注意到马承杰每放一张牌,都要说一声“好了”,由于怀疑可能是语气上的暗示形成旁人不知的默契,于是要求马承杰在放牌的时候只准说一个“好”字,结果次次不成功。 

      “蒙眼读报”是用眼罩蒙住孩子的眼睛,可以“读出”报纸上的字。此前记者看到的一个大红蒙眼读报的录像资料显示,虽然蒙着眼睛,大红仍然准确“读”出了生人临时给她写在纸上的唐诗,还准确读出了写在黑板上随意写的汉字。 

      为了防止作弊,记者要求不用戴眼罩,而是临时借用石家庄电视台女记者的一件深色的黑外套,反罩在小红头上,记者拿出一份从北京带来的娱乐画报,随手翻到一页,要求读出上面的大字标题,并要求旁边的马承杰和大红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结果,小红没能“读”出任何字。 

      “蒙眼猜牌”是蒙住大红的眼睛,马承杰把扑克牌陆续放在大红面前,后者能准确说出每张扑克的数字。记者亲身体验用潜水镜改制的眼罩,发现虽然眼罩看似密不透风,但是只要有心作弊,在鼻梁和眼窝的缝隙,仍然可以看见微弱的光亮,在这种情况下,记者无师自通,现场“秀”了一把,准确说出了一张“红桃2”,引来一旁的围观者惊呼“你怎么也学会了特异功能!” 

      记者表示,同一个眼罩,记者的大脑袋戴上尚且能找准机会偷看,对于头颅比记者将近小一半的孩子,缝隙肯定更大———这个细节被很多人忽视了。如此,要想偷看应该不是难事。 

      为了平息作弊质疑,马承杰提出改用黑色胶布贴死孩子的眼睛。记者表示这样对孩子不人道,马承杰坚持这样做,“否则你说她偷看”。 

      结果“奇迹”出现了,虽然大红的眼睛被四五条黑色胶布缠死,但是除了马承杰放在桌上的第一张牌猜错,此后每一张都准确无误。现场一片寂静。似乎不由得你不“信”。 

      不过记者仍然表示怀疑:只要猜牌人和放牌人提前训练好默契,比如放牌人按照事先排练的顺序有规律抽取扑克,只要想办法暗示给蒙目人第一张牌的数字,后面的自然迎刃而解。仍然可以通过事先的精心准备做到,而用不着什么特别的“功能”就能实现。 

      另有魔术行家透露给记者个中机关:类似的魔术表演中,一般是在胶带缠住眼睛之前,表演者保持肌肉紧张,缠上之后肌肉一挣,胶布看似严密,实际还是会透出缝隙。 

      记者现场调查证实:马承杰“全程包办”的表演,成功率相当高;而一旦记者中间“捣乱”,准保什么都猜不出。记者问:你能保证没有采取过偷看等作弊手段吗?“绝对没有。”马承杰信誓旦旦。记者问:你这是魔术吗?马承杰强调“不是魔术”,“是大脑潜在功能的开发”。 

      对于那些失败的“表演”,马承杰的解释是“孩子累了,状态不好,我们村里孩子怕见生人,听见记者闪光灯乱闪脑子就先乱了。” 

      对于《燕赵都市报》报道的“蒙眼骑车”、“过目不忘”、“倒背如流”、“屏蔽识物”等特异功能表演,马承杰说“状态不好”,不便于再给记者表演了。 

      黑屋试验:当场捉住女孩作弊 

      为了进一步验证“蒙眼识物”,这所学校的一个心理老师提议,在一个全黑的屋子里进行试验。试验在该学校一间遮上厚窗帘的电教室进行。规则是,屋里只留大红,小红,心理老师和本报记者四人。屋外是石家庄电视台的记者支起摄像机全程监督拍摄结果。本报记者在黑屋里随机抽取扑克,女孩报出数字,记者拿牌到屋外验证对错。 

      首先是妹妹小红蒙上练功带改做的眼罩,记者给她第一张牌,猜错。给她猜第2张“方片2”时,记者突然发现由于瞳孔已经适应了黑暗,刚才还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里其实可以凭借微弱的光辨别出白色扑克牌上的花色和数字,正在这时,时刻保持警惕状态的记者,看到一旁的姐姐大红以很快的速度碰了小红的右胳膊两下,小红随口说出“2”,但是没法说出花色。记者让大红离开,第三张小红就猜不出了。大红要求表演,在戴上眼罩的情况下,快速说对了三张扑克的花色和数字。“怎么样?我都猜对了吧?” 

      记者也要求“表演”,在戴上眼罩的情况下,记者以旁人无法察觉的小动作把眼罩移位,通过很小的缝隙偷看,三张牌记者“猜”对了2张。 

      记者指出女孩在过程中的作弊行为,涨红了脸的女孩忿忿离去。女孩的同行人埋怨记者伤害了女孩的自尊心。记者随即结束了石家庄的采访。傍晚,马承杰给记者发来短信,部分内容是“小孩向我苦诉:她在暗室绝无作弊,希望深入考查谨慎公正的报道,科学将来会给其公正的结论。” 

      大师揭秘:原本是道“家常菜” 

      4月15日,记者采访了著名的魔术大师秦鸣晓先生。听完记者的描述,秦鸣晓笑了:“蒙眼猜牌和骑车有什么难的啊!我还知道有蒙眼开汽车的!” 

      至于河北农民表演的一人出牌,一人蒙眼可以猜出扑克的数字,秦鸣晓先生说,其实这就是魔术中的“心灵感应术”表演,“都是魔术,我要是来表演,还能说出对方手里人民币上的号码呢。” 

      秦鸣晓说,蒙眼辨物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魔术表演,最早起源于印度,实际上是有不少魔术师熟练掌握了这个技巧。只不过“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 

      北京科技报:很多人都以为这是特异功能? 

      秦鸣晓(笑):怎么可能呢?我夫人(姚金芬,也是著名的魔术师)会表演用眼睛瞪手里拿的铜勺,瞪着瞪着,铜勺就弯了,她要是会特异功能,早就把我‘瞪’坏了。”(北京科技报 杨猛 曲立岩)


      司马应战是不是看到了此篇报道? 

    • 偶尔来潜水

      第9楼2006-04-20

      司马男,江湖小丑也!


    搜狐网 新华网 中国青年报 光明日报 人民日报 香河县政府 待加入 待加入 待加入 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周凤臣家人 2005-2010  地址:河北省香河县淑阳镇胡庄子村 邮编:065400
    联系电话:0316-8266710  电子信箱:xianghelaoren@tom.com   QQ:1227159766